以团结命名

2019-06-17 04:26

“这些年,不管身份怎样变换,有一个身份永远不会变,我是《团结报》的一名热心读者。”(民革山东省委会主委孙继业)

在《团结报》创刊60周年之际,回顾过往,是为了不忘“团结”初心,继续携手同行。

六十年栉风沐雨,一甲子辉煌荣光。以宣传报道为手段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,以《团结报》为载体凝聚改革建设的智慧,在团结的大道上,团结报人目光坚毅、步履坚定。

民革中央原主席何鲁丽是《团结报》的忠实和认真的读者,不时就报纸内容提出真知灼见;

团结是永恒的主题,团结是强大的力量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,依然是统一战线的重要任务,也依然是《团结报》不变的政治担当。

团结精神永存,团结之光常新!“统一战线追求的团结,是广泛的团结,也是坚强的团结,是沿着正确政治方向、向着共同目标前进的团结。”2015年,习近平总书记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时的讲话言犹在耳。

还记得中南海里一次次的交心长谈、大会堂里的一份份诤言良策吗?从1980年复刊后到新世纪,每一次党外人士座谈会、每一年的全国两会,《团结报》都是忠实的记录者。“认真对待少数人的意见”“实现多党合作,需要一定的外部条件,还要解决民主党派的内部机制问题”“三峡工程要考虑粮食的生产和供应”。同心同德的故事通过《团结报》讲述给海内外读者。

今年是《团结报》创刊60周年。60年来,《团结报》的每一步发展,都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发展紧密相连,都与民主党派履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职能使命紧密相连。记录多党合作进程,见证民主政治发展。自从创刊的那一天起,《团结报》就主动肩负起自己神圣的政治使命。

团结报人不会忘记, 武汉民革党员、97岁抗战老兵李颂卓自费自办《团结报》读报栏近20年;

2013年4月,当选民革中央主席不久的万鄂湘接受团结报专访。他说,《团结报》作为各民主党派共同的媒体,是一个难得的载体,应该努力办出影响,及时报道和传递各民主党派正能量的声音。今年7月3日,万鄂湘在民革十二届十五次中常上指出,提倡民革党员都关注团结报团结网微信,动动手指宣传民革。

还记得“和平将军”张治中吗?1956年6月,当周恩来总理第一次宣布争取用和平方式“解放台湾”后,年届66岁的民革中央副主席张治中成为《团结报》的采访对象。在专访中,张治中通过《团结报》告诉广大民革党员,“在祖国进一步号召和平解放台湾声中,我们还可以再做更多的工作。这是每一个民革成员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随后,中国新闻社据此向境外刊发了专电、香港《大公报》《文汇报》等媒体也在显著位置转发了这篇报道,团结的呼声通过《团结报》传递到海内外。

1956年4月25日, 民革中央原主席王昆仑在《团结报》创刊词中写道:团结就是力量,团结才能进步。

民革中央原主席周铁农不仅牵挂《团结报》的发展,还担任了团结报顾问委员会名誉会长;

团结报人不会忘记,来自全国各地的顾问的默默付出,他们无怨无悔、不求回报;

60年前,1956年4月25日,毛主席发表了《论十大关系》的重要讲话,里面首次提到后来被称作多党合作方针的八个字:长期共存、互相监督。也就是在这一天,一份由民革中央创办、宣传我国多党合作的报纸——《团结报》应运而生。

2012年3月,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,由民革中央牵头,民盟中央、民建中央、民进中央、农工党中央、致公党中央、九三学社中央、台盟中央联合提交提案——《关于促进团结报加快发展的几点建议》。这是人民政协成立以来第一份由八个民主党派中央联名提出的提案;

应团结而生,以团结命名,创刊60年的《团结报》始终行走在团结的大道上。

“《团结报》既给我生命的滋养,也有我生命的投影。她是我生命中的一道风景,一段温馨往事。”(著名学者陈漱渝)

民革主要创始人、民革中央首任主席李济深提出:“办报是民革作为民主党派,所负有的为扩大统战工作责任之政治任务需要……”

各民主党派中央主要领导同志的案头,都摆放着一份《团结报》,他们经常翻阅,并在各种场合给予团结报高度评价;各民主党派中央宣传部长联席会议上,他们都说“《团结报》的事儿是我们自家的事儿”……

还记得于芝秀写给父亲于右任的信吗?1957年1月,《团结报》开设“信鸽”栏目,首期刊登了于右任生活在西安的女儿于秀芝写给父亲的信。“爹爹:故乡的情况是这样一日千里飞跃前进,你听了一定很高兴吧!爹爹!奶和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,你不必操心惦念;但愿您的身体健康,台湾问题早日和平解决,国家统一,全家能以欢聚就对了。”团聚团圆的心愿通过《团结报》表达得一览无余。

60年来,以团结为名的《团结报》始终不忘初心,以促进团结为己任、以凝聚共识为担当,在我国多党合作事业发展史上留下壮丽的画卷,为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爱国统一战线、推进祖国和平统一作出了不懈努力和积极贡献。